搜索

保卫大武汉中国抗战空军纪念墓园




园区介绍:


     1938年武汉保卫战中,中国空军与苏联空军并肩作战,歼灭敌机47架,数十名中苏官兵壮烈捐躯。中国空军的遗骸最初被安葬于武昌桂子山,1953年因筹建华中师范学院,被当作无主坟迁往九峰山,从此不知所踪。1987年,胡昌民等25位武汉市政协委员联名提案,建议市政府为死难的中国空军烈士树碑,随后18年间,胡昌明又先后进行了3次提案,并利用各种机会四处考证、寻访,希望找到烈士遗冢,为烈士树碑。

      另一方面,当年牺牲的中国空军烈士陈怀民,其侄子陈德为试图找到叔父战友们的遗冢,曾数次造访我园。得知几方面的消息,我园与胡昌明、陈德通过各种线索,于2005年找到了当年华中师范大学基建负责人,91岁高龄的肖以勤老人。通过肖老及民政部门老员工的回忆口述,在华中师范大学历史学家章开沅、严昌洪的带领下,终于找到了中国空军烈士墓遗址,通过修缮之后,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烈士墓。

      陈怀民是江苏镇江人,飞虎队长陈纳德的“关门弟子”,他曾经说:“每次飞机起飞的时候,我都当作是最后的飞行。与日本人作战,我从来没想着回来!”。在1938年的保卫大武汉“4.29空战”,陈怀民的战机在击落一架敌机后受到5架敌机围攻,他的飞机油箱着火。当时他本可跳伞求生,但他猛拉操纵杆,战机拖着浓浓的黑烟,向上翻转了180度,撞向从后面扑来的敌机,与日本吹嘘的所谓“红武士”高桥宪一同归于尽。人们在整理陈怀民的遗物时,发现了他写给未婚妻王璐璐的一首诗,而得知陈怀民牺牲的消息,这位浙江大学的校花,在武汉关长江边以殉情的方式表达了对陈怀民的爱以及对日本侵略者的恨。

      根据肖老的回忆描述,当年陈怀民的妹妹陈难于迁坟之时曾将陈怀民的一半骨灰带回湖南安葬,而其他的烈士因无家属认领其姓名来历均不可考。

      陈难原名陈乐天,由于深刻体会到战争的苦难后改名。于民国时期任宋美龄女士贴身警卫,被宋美龄认作义女,解放前一直配合其夫刘伯谦做湖南和平解放策反工作。战后,在清理被陈怀民撞落的那架日机残骸时,发现了该机驾驶员高桥宪一的妻子美惠子的照片及美惠子写给丈夫的信,信中充满了凄凉、孤独和对丈夫的思念之情。陈怀民的妹妹陈难读完该信后,挥笔写下了《一封致美惠子女士的信》,信中,她愤怒地控诉了日本军国主义者制造侵华战争的滔天罪行,表达了对美惠子的关切之情。这封用血泪写成的信,牵动了亿万人的心弦。武汉各报相继刊登,并被电台译成六国语言,向全世界广播。周恩来总理这封信集中反映中国人民反对战争的意志,表达了中华民族坚毅精神,宽阔胸怀和争取和平的美好愿望。

      同时,高桥宪一的妻子也在日本发表文章,悼念战死的亡夫。当时的香港《读者文摘》将她们的文章刊载于同一期上,并介绍她们通信,建立联系,称之为“跨越国界的和平呼唤”。此事在当时产生了巨大轰动,在国际社会形成了强大的反法西斯侵略的舆论。

      陈难女士于2007年去世,按其生前嘱陪陈怀民烈士的遗愿,现安葬于与中国空军烈士墓相邻的福月园。


主题景观:


冯天瑜题“保卫大武汉中国空军英烈墓园”

中国抗日空军烈士墓烈士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