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铭记历史,勿忘国耻:九一八纪念日

发布人:石门峰    发布时间:2016-09-18 14:49:55    浏览量:520

4-1.jpg

我在搜索框里输入"九一八事变中日兵力对比”,反馈回的数字令我万分惊讶。

1931年9月18日当天,驻沈阳的中国军队有步兵、装甲兵、军校学员、警戒部队共计1.2万人,装备有坦克、装甲车、各型火炮和欧洲进口的先进轻武器,当时中国最强大的一支空军也驻扎沈阳,拥有各型飞机265架。无论从什么方面去评判,这都是一支不容小觑的武装力量。

而发动事变的日军有多少呢?据载,当日进攻北大营的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拥有兵力600余人,普遍仅装备有步枪、机枪等轻武器。

4-2.jpg

以600人去进攻20倍兵力于己的敌国大城市,可能成功么?就算是那时参与事变日本军人也承认:这几乎是一场“毫无胜算的豪赌”。

然而,6个小时后,拥有8000余驻防兵力的北大营陷落。

8个小时后,整个沈阳城陷落。

4-3.jpg

据载,当日本士兵蹑手蹑脚打开中国军队武器库和兵工厂大门时,被堆积如山的武器弹药惊得合不拢嘴:迫击炮和各种口径大炮3019门,坦克和装甲车26辆,各式机关枪5864挺,各种步枪和手枪118206支,数不清的弹药……

“豪赌者”最终付出的全部代价是,仅仅伤亡24人。

4-4.jpg

日军当年从东三省的中国银行掠走银元1亿、黄金16万斤;

日军所占领的沈阳兵工厂,拥有机器8000余台、工人近2万人,是当时亚洲规模最大的兵工厂之一,可以生产从220毫米重炮到装甲车,以及各型火炮、枪械、弹药,其三个月的枪械火炮产量就可以装备1个日军师团;

日军先后从东北掠走煤二亿二千三百万吨,生铁一千一百万吨,钢五百八十万吨,木材1.4亿立方米,粮食1.2亿吨……

从东北抢走的金银,最终成为日本扩军备战的军费;

从沈阳兵工厂生产的武器,最终成为日本兵屠戮我同胞的凶器;

从东北掠去的各类物资,最终成为支撑日本全面侵华乃至发动太平洋战争的重要物资基础。

4-5.jpg

为什么“九一八”就这么轻易发生了?为什么当时的中国会孱弱怯懦到如此程度?

蒋介石的理由是,中日实力悬殊太大,攘外须先安内,中国尚未做好抗战准备,且张学良是地方军阀,和南京政府离心离德,不听指挥,还有就是轻信了国联。

张学良的理由是,日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蒋介石国民政府不给钱、不给武器弹药、不给援兵,支持不力,让东北军独自去拉仇恨担伤害,所以不想做无畏的牺牲。

4-6.jpg

而策划九一八事变的日本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曾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中国进行“考察”。他看清了一点:在东北的中国军队,从统帅到士兵,都存在着深深的恐日情绪,并已丧失了民族自信。

据记载,当事变前沈阳局势已相当紧张的时候,驻沈阳的中日军队都进行了实兵演习。

日军的演习科目,是怎么样进攻中国军队据守的重要据点,而中国军队的演习,是怎么样在日军进攻时撤退。

一支未战而心先败的军队,无论如何也取得不了战斗的胜利;一群丧失民族自信心的国民,唯一的下场就是当亡国奴。

4-7.jpg

但是,在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总会有那么一批人站出来。他们可能年龄不同、地域不同、职业不同、党派不同,但他们拥有着一个相同信念:绝不当亡国奴。

沈阳兵工厂陷落后,工人们不甘为虎作伥,其中有不少工人携带拆散的机器钻进了原始森林的最深处。在那里,他们依靠水力驱动机床,制造出了简陋的机枪、步枪、子弹、手榴弹等武器。而这些武器的使用者们有一个共同称谓:抗联战士。

4-8.jpg

据说,在东北沦陷的日子里,那些去大山深处套木头为生的农民会经常看见他们,那些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但意志坚定,气势昂扬。他们是不愿意抛弃国土家园的士兵、工人、农民、猎户甚至土匪聚集而成。

他们没有飞机和大炮,他们没有粮饷和补给,甚至长期孤立无援。但他们始终在极端恶劣的冰天雪地中,14年如一日,坚持着自己的抗战。

4-9.jpg

是什么支撑了他们如此强大的内心?

是我们的民族精神!正是它支撑着我们民族得以延续五千年,亦是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魂魄。

4-10.jpg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85周年纪念日,回眸抗日烽火,感戴山河犹在。

为了和平,收藏战争。

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4-12.jpg

附:“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蒋介石日记

蒋介石日记1931年9月18日:

“早起批阅。与妻竭陵告辞。九时半登永绥舰,下关街中水深三尺,甚为忧虑。舰中无侣伴,寂寞不堪。下午研究地图,看中山全集,筹划对粤对匪策略。……”

蒋介石日记1931年9月19日:

昨晚倭寇无故攻击我沈阳兵工厂,并占领我营房。刻接报已占领我沈阳与长春,并有占领牛庄等处。是其欲乘粤逆叛变之时,内部分裂,而侵略东省矣。内乱不止,叛逆毫无悔祸之心,国民亦无爱国之心,社会无组织,政府不健全。如此民族以理论决无存在于今日世界之道,而况天灾匪祸相逼而来之时乎?余所恃者惟一片爱国心。此时明知危亡在即,亦惟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耳。

蒋介石日记1931年9月20日:

雪耻,人定胜天。日本侵略东省,是已成之事,无法补救。如我国内能从此团结一致,未始非转祸为福之机。故对内部当谋团结也。因沈阳、长春、营口被倭寇强占以后,心神哀痛,如丧考妣。苟为我祖我宗之子孙,则不收回东省永无人格矣。小子勉之。内乱平定不遑,故对外交太不注意,卧薪尝胆,教养生聚,忍辱负重,是我今日之事也。上午与敬之、真如、天翼协商,下午从南昌出发回京。